高级模式   | 热搜 : 文学  原创  散诗  诗歌  心情 

本站APP下载

查看: 3049 | 回复: 14
离线
倩 理(好ID:5014115)   发表于 2015-04-19 15:18:33     
1#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诗与读者

 

  大抵上说,诗坛有个两极走向,一是复杂性,内心的复杂,人与现实的复杂,叙述的复杂,表达方式的复杂,语境的复杂等等。探索性,先锋性,后现代性都是遵循着这个复杂性。复杂对应的正是人心的复杂,社会的复杂,世界的复杂。而理不清,道不明,正是意义所在。理清了,道明了,也就失去了复杂的意义。

  对应复杂性的则是明白,通俗,日常性。把事物说清楚,把道理说明白,从日常里去关注日常。

  今天的诗坛,言说方式和价值取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而体现这一变化的是叙述一统诗坛。因为叙述,呈现又一统表达领域。

  何谓呈现?我们且来看云,一朵云飘在天空,你看像什么?是什么?你说是羊,他说像石头,我看则是棵树。这就简单了,无论我们中谁定义它是什么都是自以为是,而别人心中不认同,因为不认同也就不认可。

  这是多么正常呀!你能说别人不懂不明白不理解?

  那么,呈现的首要就是客观。让看羊的人看见羊,看石头的人看见石头,看树的人看见树,于是,大家都认同的了,也就认可了。也就是说无论你从东南西北来,都可以寻找到你需要的东西,这就是诗的共性。而不是强迫千万人承认你说是个什么,这也是不可能的。

  这千万人就是读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本刊按





这篇文章被编辑了 1 次. 最近一次更新是在 2015-04-19 15:19:16

赞 0
    最近浏览:

宋小铭
2015-07-25

太阳天子
2015-05-02

倩 理
2015-05-01

18463992818
2015-04-27

夏一颜
2015-04-22

李岗亭
2015-04-21

吴 雪 梅
2015-04-20
 
 
 
离线
倩 理(好ID:5014115)   发表于 2015-04-19 15:19:53     
2#

 日常里的诗性哲学

 

     在看似平常的事物里,往往给人一种亲切和平易近人感,会引起人对生活的一些另类思考,打破常规思维,打破沿用的惯常逻辑,这亦是一种出口。

     南蛮的诗,日常的诗。他借助口语的表达,言说平常。但是,读者加入自己的情感,经验,体会,又会变得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 在他日常的叙说里,常常让人窥探到他的睿智,他的智慧,他的幽默,他的有时候的歪打正着。同时,还有隐在日常背后的被人忽视的生活哲学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我的父亲老了

     他年轻时为庄稼与禾苗

     浇了几万桶水

     那些水没有消失

     它们变成了地下水

     变成了山之泉

     江之泉

     河之波

     云中雨

     海之浪

 

     我的父亲老了

     他年轻时浇的水

     依然鲜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都说情感是诗不可或缺的要素,这点无人可以否定。阅读一直是个争议性的东西,在阅读上要获得普遍的公正,几乎是不可能的,它受到不同的人生经历,观念,思想以及修养的影响,和不同审美的制约。

  真是智慧的土壤,是生活哲学的土壤,是一切文学的土壤。当作者伪造感情写下某些文学作品时,常常以为是自己的智慧。其实,那只不过是一种低级的谎言,是一种人性的伪善,睿智者一眼可以看破。

  南蛮,是个清醒的人,他很清酲地意识到这一点。这首诗就贯彻着一个真字,父亲为庄稼浇了几万桶水,不是一天,不是一年,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他没说,但读诗的人都知道。这水可以是真正的水,也可以是一种精神,是一种信仰。有歌是这样唱的:我们都是祖国的花朵,毫无疑问,浇一桶水很容易,难的是长期不赖地坚持。所谓江之泉,河之波,海之浪,更准确地说是聚塔之沙,汇海之滴。而他的诗性哲学就在真字上得以孕生:人可以老去,而精神长存!





这篇文章被编辑了 1 次. 最近一次更新是在 2015-04-19 15:20:22

 
 
离线
吴 雪 梅(好ID:5622032)   发表于 2015-04-20 13:37:32     
3#
欣赏
 
离线
吴 雪 梅(好ID:5622032)   发表于 2015-04-20 13:37:44     
4#
学习
 
离线
李岗亭(好ID:5746381)   发表于 2015-04-22 08:54:52     
5#
好诗好评
 
离线
李岗亭(好ID:5746381)   发表于 2015-04-22 08:55:01     
6#
欣赏
 
离线
夏一颜(好ID:5748527)   发表于 2015-04-22 16:31:17     
7#
学习
 
离线
倩 理(好ID:5014115)   发表于 2015-05-01 15:14:19     
8#

新现实的批判

 

新现实和现实主义之间有种派生关系,它有着时代变化的因素,紧跟着时代的脉搏。其实,一个诗人的作品涵盖很难用一个命名来盖定。我所说的新现实是在现实主义的基础上出现的,是一种与时俱进的诗歌范畴,它更关注普通人的生命意识,它坚定地站在一个平凡人,一个俗人的角度,来观看社会和人生。在表达上有幽默一把和诙谐的调侃,轻松、幽默、戏谑,它不再依托在社会性的总结,而更重个体意识。

而它所呈的往往是无奈,是尴尬,它毫不留情地揭穿存在的阴影。

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,诗歌逐步摆脱为政治服务的束缚,开始形成独立的品格,这才有了奶奶不疼,爷爷不爱。

诗歌的目标性,功利性,宣传性与诗的崇真性直接冲突。二维思维则直接制造雷同,奴性和依附制造出单一的声音,这就忽视了我们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个体,是绝不雷同的独立的个体。中国的诗歌,这些年以无畏的勇气冲出了整体意识形态的误区,作为个人这才得到彰显。

李南蛮先生站在作为人的立场,以人的角度,敏捷地触觉着当下,有一种个性化的观照和批判,更多的是反思与反省。

 

    笨鸟

  

  在永州鸟雀们

  在山顶上召开会议

  那次会议没有印发资料

  那次会议没有新闻报道

  那次会议也没有领导作报告

  那次会议畅所欲言,十分活跃

  那真是一次团结、民主、胜利的大会啊

  

  那次会议一发号召

  春就来了

  山就绿了

  花就开了

  果实就怀孕了

  

  人间开那么多鸟会

  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

  对比山上的鸟叫

  人,实在是一只笨鸟

  

且看看他的这首诗,毫无疑问是首新现实主义的作品,巧在以鸟雀的聚会引发开去,不得不得说南蛮先生取了个巧,春来本就鸟语花香,而正是如此才更显得更加自然,更无一丝造作。

从另一个点来看,诗坛上林林总总的诗歌欠缺的正是这种巧借自然,正是这种神来之嫁接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鸟的聚会,到人间大大小小的这样那样的会议,这是种鲜明的对比,让我们不得不深深反省。其实,说白了,诗歌就是让人透过诗人的呈现,去领会和顿悟一些想说却又忘了的,能明白却又很少意识到的东西。

这个东西就是诗的东西。

作为读者,每每我从诗人的呈现中发现和领会一些什么时,那种欢喻不亚于自己的发明。这是种无法言说的快乐,而这,正是诗的魅力。





这篇文章被编辑了 1 次. 最近一次更新是在 2015-05-01 15:15:14

 
 
离线
倩 理(好ID:5014115)   发表于 2015-05-01 15:15:50     
9#

白中不白

 

李南蛮倡议:让诗歌大白于天下。

白,明明白白。拒绝晦涩,拒绝深奥。

我理解的南蛮先生的白,是不用冷僻的字眼,是句子的自然,是不刻意雕琢,是不故作高深,是种质本洁来还洁去的质朴。故,南蛮的白是一种自由奔放,是一种平易近人,是拒绝玩弄文字的技巧。

其实,白,很好做到,很容易做到。

其实,白,是种艺术,更是一种诗歌的技巧。

都说南蛮先生的诗明白如话,我却看到他诗歌的白里不白。用明白如话的语言去呈现语言背后的东西,这是种很难做到的本事,更是种诗歌的大境界。

用神奇去表现平凡,这是诗的高地。反过来,用平凡去表现现神奇,理同。因而,南蛮先生选择的白是一种语言的白,一种表达方式上的白,但不是诗的白。

白中不白,这是种诗的境界,也应是南蛮先生让诗歌大白于天下的本意。诗歌上,越白越难写,难在白出意蕴,白出境界。

 

 

宋代是我的抽屉

 

宋代是我的抽屉

打开宋代

找不到我要的东西

 

我要美色

李师师已经憔悴

我要思想

理学已经风干

 

我要性格

苏东坡已经圆滑

我要豪情

岳飞不再吭声

 

宋代是我的抽屉

打开宋代

找不到我要的东西

我只好无奈地回到生活里

 

说这首诗白,语言毫无歧义。说这首诗不白,诗不在语言的本意。这个抽屉是精神的抽屉

,是心灵的栖息地。如果说这样的诗白,诗坛上百分之九十的诗太白了,根本不需要思索,根本无画外之音,言外之意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神领地,就如南蛮先生的抽屉。我们想有这些,我们想求那些,就像南蛮要美色,要个性,要思想,要豪情,这都可以理解。但是岁月会让美色凋零,个人的思想受到社会集体意识的禁锢,个性会被环境磨平,豪情要接受现实的洗礼。

是的,我们想要的很多,我们能得到的很少。这就是生活!这首诗是现实和精神的冲突,是灵魂对现实的无奈妥协。

说回白中不白,这诗就是最好的例证。

 
 
离线
倩 理(好ID:5014115)   发表于 2015-05-01 15:16:35     
10#

语言的革命

 

上世纪60年代起,海德格尔、摩尔、弗雷格、罗素、维特根斯坦、塞尔、奎因、克里普克、罗蒂、福柯、巴特、伽达默尔等,都在悄然进行着语言的革命。批判了长期以来的虚妄和无实际意义的终极关注,而且直接肯定了日常语言在语言系统中的中心位置。这个时代的现实性、人生观念尤其是幸福观的现实感以及关注底层、远离精英的意识、强化草根的意识等由此派生。        

自于坚第一首口语诗《尚义街六号》诞生,口语诗就以不可逆的形态进入诗坛。于坚是笫一个,南蛮先生也不是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上帝死了,形而上学遭到了质疑,天堂,英雄,也随着上帝的死去而死去。口语写作是大众,是草根,是日常生活,是消费……等等,口语诗就肩负了这重大的使命。

所以说口语诗是语言的革命,它让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

毫无置疑,这是划时代的意义。南蛮先生正是接棒人,他站在潇湘大地高举着让诗歌大白于天下的旗帜。

 

花语漫

水仙花

是一位县城少女

美丽单纯

只是少点气质

 

石榴花

是一位省城姑娘

华贵矜持

只是少点妩媚

 

生活本来不很完美

就像花朵各有姿色

人啊

时刻面临取舍

 

我爱石榴也爱水仙

我要娶石榴为妻水仙为妾

在浪漫的花事世界里

请允许我一夫多妻

 

这首诗无须我解说,它平易近人,又怦然动人。诗贵在真,真才动人心。因为我也如南蛮先生诗中所想,男人都会如此想,只是更多人虚伪而已。

我喜欢,喜欢它的真。任何违背真的东西,都应受到诗神的鄙弃。

当然,南蛮也有些诗过于粗制滥造,但这并不影响他坚定的脚步,并不影响他高举着让诗歌大白于天下的旗帜。

南蛮先生,诗路上,请一路走好!

 
 
离线
现代诗人导刊(好ID:5011593)   发表于 2015-05-02 12:09:50     
11#
 
离线
花开花落去(好ID:5755771)   发表于 2015-05-02 18:00:51     
12#
欣赏
 
离线
花开花落去(好ID:5755771)   发表于 2015-05-02 18:01:16     
13#
好诗好评
 
离线
现代诗人导刊(好ID:5011593)   发表于 2015-07-26 11:17:41     
14#
 
离线
现代诗人导刊(好ID:5011593)   发表于 2015-07-26 11:18:13     
15#
 
你需要登录入才可以回帖  登入  |  会员注册

版权所有:现代诗
当前时间:UTC+8:00, 2017-07-28 14:34:29